魏源 国画家
 
 
馆主简介 艺术相册 精品佳作 画集著作 艺术资讯 获奖收藏 收藏方式
 
 
   
                                  朴茂古拙,笔纵意浓——魏源山水画赏析
 
  中国画是重要的传统文化的载体之一,因而,对传统取精用宏,展现时代风神,已成为优秀中国画家的共同追求。
  赏读魏源的山水画作品,既可感受到传统水墨的无穷魅力,又能探寻到他在深入传统与执著创新方面所作出的不懈努力。首先,在他的作品中有股扑面而来的文人高雅气质,这种气质源于画家的胸怀,即洞察人生之后的返朴归真,乐观、洒脱、质朴、平和、天真无拘、超凡脱尘。其作源于生活而呈野逸之态,清绝妙造,自得天趣与虚和飘逸之情态,是"可游、可居"的意境,能给人一种直抵佛心的感悟。
  魏源注重师自然。能把自己的细腻情感融入到大自然的微妙流转之中,随物宛转,与心徘徊,表现出浓郁的自然风情,营造出精神栖息的港湾,表述着净化心灵的人文关怀。/在笔墨语言的运用中,魏源以古拙的书法用笔入画,遒劲厚重,苍老雄健;色墨对比强烈,极具视觉冲击力和感染力,洋溢着浓郁的生活息和现代审美情趣。从他的作品可以感受到,其作更多的受到传统山水精神的支配。
  中国山水画精神,表现为对人于自然的关系和状态的思考,主要是内容是天人合一、主客观的融化、精气神的表达、真善美的理想、生活情趣的抒写、笔墨理法的运用等。中国山水画依托的是儒,释,道哲学,以及有这些哲学衍生的美学思想,直接影响了山水的审美精神。魏源以自己对田园诗的美学理想和自然独特的感受及极富笔墨情韵的用笔,将二者有机整合统一,赋予了其作品以生机和感染力。
  笔墨当随时代。传统中国画讲究内敛、淡雅、含蓄的审美创作原则,虽然造就了丰富悠远的意境,却也给人以一种幽闲、压抑的感受。多元文化语境下的现代社会,人们的文化观念,生活形态都与古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意识形态和审美趣味改变了,艺术创作如不跟上时代就没有出路。魏源敏锐地认识到这一点,他的画作中,东方的写意精神与现代的构成相互揉合,通过丰富细腻的墨色变化,物象分解组合,灵动、朴拙的线条与淋漓洒脱的水墨韵致,产生出令人臆想翩翩、如诗如歌的感觉,对应了现代人在快节奏生活中,在生存压力仲所产生的隐晦、迷茫、不甘寂寞而又渴求回归闲适、单纯生活的复杂心绪。勾历起人们梦底里对家乡故园的回想与精神向往。
  从魏源的九华山系列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他强化了作品中田园美的韵味,使树丛、河流、村舍、渔船、水桥,无不含情脉脉,呈现了一种自然、和谐、宁静的环境之美。置身其中,会浓烈的感受到人与自然的相互依恋之情。它的美学特征主要倾向于“优美”一类。它婉约、温柔、典雅、宁静、鲜活、平和。画家通过对田园山水的描绘,表达细腻的感情、诗化的意境,追求真善美的统一,形式与内容的和谐。它对于自然界的重现,重在创造情景交融的境界;它在内容上则注重善,即内在美。同时,又能把雄浑、奔放、稚拙、厚重、劲强的状美融入其中,一达到刚柔相济的艺术效果。从而达到人与自然的和谐,心与自然同化,行动与自然顺应,近而抵达“天人合一”的思想境界。我们解读魏源的作品,不难体悟到,虚静空灵的道禅意境,他能虚静其怀,悟解天地山川自然生命的活泼自在,达到至美无言的大化之境,这正是其作品的艺术魅力之所在。
  综观魏源的山水画系列作品,我们又能深深地被营造出的那种浓郁的诗情画意所感动,他的画作没有以奇,险取胜,不急不历,看似平淡的图式中呈示出雅逸洒脱的现代审美情趣。/中国画自古讲求诗、书、画、印四能。当代画家中,具备诗书画印全能的日渐稀缺。魏源之所以能在山水画领域取得突出成绩,同他全面的学养是分不开的。他幼承家学,喜读诗书,早年就开始临习碑帖孙过庭的书谱、二王的行草,奠定了扎实的书法功底。他的书作字势横展,波折突出,严谨不失灵动意趣,古朴遒劲,淳厚雄浑,泫然大气;其印清明雅致,圆润劲健,极富古印章的质感和意蕴;此外,他更与一般画家不同的是,他在文学方面也有很高的造诣。这些全面的学养,为其作品平添了丰厚的人文气象和审美价值。
  学无止境,艺无止境。中国画的融合创新也没有终点与极致。魏源在山水画创作中已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如他能够不断开拓视野,丰富学养、情操,提纯笔墨,在坚实的传统文化中与大自然之心紧紧契合,循序渐进,渐臻佳境,定会成为倍受关注的中国画家。
 
                                    空灵中的激扬
            ——与魏源有关的文字
公子洛
  魏源,其师刘怀勇先生有言,吾艺之水,当分一瓢与。厚爱可见一斑。洛之言其一瓢者,有弱水三千,取一瓢饮就之意,道理从无为而来。其实,刘先生此言是隐语,若言吾艺之仓,当分一粒与,以魏源之悟性,自会精心呵护这粒艺之果实,以期为参天之木的。这一瓢何其空灵!
  评论一个画家,言之笔墨、构图、渊源,难免有胡批之嫌,惟画之语言元素,与生活诸元素略同,与人文精神诸元素略同。陈传席先生言,"一个民族,只有自视优越,才能发达强大,一个人亦然"。魏源自是自视优越的画家,他并不空灵地去守望他的空灵之艺之果实,他更切实地用他激扬地诗人之火,去燃烧他所处的荒芜了。
  其实一粒种子,在他萌发的刹那,充斥着更多的是激扬。这个现象,从魏源的画中就时刻显现出来。看他的《蒙山秋》,体现着一种沉寂的苍茫,遥远而宁静,风从林梢,从草茎轻轻地划过,凉彻身心,凉彻浓墨中的留白。这一切还不够,天空亦沉寂,连飞鸟都不见。然而那一蓬草房,古老而拙朴的草房,却淡淡飘起了炊烟,我们就透过这深秋的凉意,看到拙朴的老人、苗壮的青年和红扑扑脸蛋稚气的孩子,还有牧归的牛羊。多少年,他坚持用心、用情,深入生活写生,在大自然中收取创作素材;从古人的习作中领悟艺术思想,提升自己的艺术语言;从其它语言入手,丰富着自己的表达,创作出了诸多优秀的作品。是啊!从空灵到空灵,之间的激扬是最壮丽的,这才应该是艺术所表达的真谛。
  1970年生于山东滕州,从一个躬耕之家走出的孩子,到诗人,画家,佛门清修者。魏源,这本身就是一个空灵中的激扬吧!刚认识他的时候,他正师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刘克唐先生学习制砚。2006年,他被山东艺术设计学院聘为国画系副教授时,我向他祝贺,称院长聂鸿立先生慧眼识珠。几年的交往,他研究他的中国画和诗歌,我研究我的中国谋略和中国文化,但一份淡淡的感情充盈着彼此。现在,在大家的厚爱下,他要出版自己的画集,洛之欣悦之余,写下如上与他有关的文字,再次祝贺他。
 
                                                      说 瓢---刘怀勇
昨天,一个朋友来电话诉说现在做人好难,好心都变成坏事,很自卑,感觉自己很无力。我给他说,其实啊,人有自卑感是正常的,说明还能进步,老感觉自己比别人低一点,浅一些,便会有进取的动力。我又何尝不是呢?多少年以来,我一直用着山夫的笔名,意思就是做一个山民,勤劳的耕作,十分努力,得三分收获足矣。书房号——凹斋,总感到不足、不满、怀着一种博远的心境去比照当下,过去的得失,心也就释然了,真算不了什么。
    人活一世,与绘画一样,也需要经营,只不过每个人的能力有大小之分罢了,大有大的经营,小有小的谋略。大可以包容天地,小可以温暖我心,孰好孰坏?各取所需,物尽其能,自然而然,勉强不得。
    中国画,在一般人眼里只不过是表象(描绘物象)而已,品评标准无外乎“似与不似”之分。作者如是,视者如是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