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主持:杨小彦
项目统筹:黄晨
策展人:胡斌
开幕式:2014.11.22 16:00pm(星期六)
展览时间:2014年11月22日——2015年1月24日
展览地点:21空间美术馆
主办机构:21空间美术馆
协办机构:东莞市莞城街道办事处
 
 
展览前言:
  艺术家眼睛所见的景象要转变为具有对应关系的、由形体色块组合的画面,需要作为中介者的艺术家来进行“转译”。但是艺术家的工作并不限于这样的“中介者”角色,他们越来越倾向于对眼前之景进行主观化的处理,以承载起多样的精神性意涵,这就是所谓“心”的作用。在中西绘画的历史上,艺术家在面对自然时都存在着物景与内心之间的关系问题。在当代,支配艺术家的因素越来越多,形形色色的观念以及强大的视觉呈现和传播系统使得很多艺术家放弃了接触自然、亲历自然的机会,也远离了那种面对自然事物产生心灵涤荡,进而随性而为、自洽自况的艺术创作的本真状态。而悟对自然物景,正是我们此次推出的三位艺术家力图恢复的艺术方式,他们的展览也恰恰就是力图以新的感知经验进行的物景与内心的交织与对话活动。
  三个艺术家个案从不同取向和地域呈现了所谓风景绘画迥然不同的视觉与心理征貌。希望他们的展览能够促使我们思考那自然与绘画关系的悠久传统以及在当下的真实境遇。
 
 
回望乡土 - 孙昌武风景个展
    身处东北的孙昌武,对于其脚下的这片热土有着深深的眷恋之情。他以带有些许中国传统和民间绘画因素的笔调描绘出乡野之地的清醇、稚拙与勃勃生机。我们知道,上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所兴起的乡土绘画因为对质朴平凡的偏远乡村人物和物景的刻画而备受关注,它反映了人们对于人性的一种本真诉求。现如今,农村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遭遇的问题要复杂得多。孙昌武肯定深深地知道这一点,但是,他笔下的乡村不是要曝露那赤裸裸的现实,而是以之作为一个思想的媒介,承载那种亘古不变的对于单纯和诗意的心灵栖息之所的梦想。所以,回望乡土,一方面与其所在土地的征貌有关,另一方面表达的则是对于当代社会稀缺的某种平淡清新的精神气质的追念。
 
 
冷象 - 罗奇风景个展
无论是人物画还是风景画,罗奇的作品都表现出某种不趋时流的清幽沉寂之感。他酷爱风景写生,对于他来说,写生是一个梳理思绪的过程。所以,他的写生并不屈从于对象,而是彻底地放松,去挖掘内心的潜能。但是,悟对自然却又绝不是一种表面形式,而是激发这种潜能的诱因。他有意避免各种既有的观看与表现程式,而寻找到原本最微不足道的事物的“气场”和生命力。以灰冷的色调描绘出杂草丛生、枝繁叶茂却又寂静无声的“冷象”是罗奇最常见的风景表达,但他不是去渲染某种落寞的萧索,而是凸显众声喧哗之外的另一种生命的华光,这与其强调的“独立的意识和发现的勇气”是非常一致的。
 
 
夜路 - 伍思波风景个展
  伍思波一直以其特有的灰色沉郁的调子画着周遭的“风景”。他是那么漫不经心却又心如止水地对待映入眼帘的景致,所有事物毫无疑义地被镀上了他的“固定色”,但是那种混合着原始和现代因子的野蛮力量以及逍遥又无望的情绪却透示出“笨重”的真实感,颇能够引起观者的共鸣。在他的画面中,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云、水、烟、火这些属于变幻不定的虚景,被其塑造得幽邃而沉着,闪烁着异样的光色。因为与生俱来的文学潜质,他在绘画中也不经意地注入了某种叙述性因素和诗意感,但那诗意一点也不飘逸,好似死水微澜一般冷峻。
 
 
 
 
 
 
艺术家评价
 
 评孙昌武 
在当今画坛上,活跃着年轻的艺术追随者,孙昌武就是其中之一。他因作品《印象――2002》入选《携手新世纪――第三届中国油画展》而找到了成长的感觉。
    昌武身材魁梧,体格健壮,散发着被文化浸润过的沉静气息。他的平和安静和幽默会使身边人生活里多几分踏实和轻松。都说字如其人,言为心声,绘画何尝不如此? 面对昌武的画,不难觉察他扎实的基本功,不难体会他画面纯净抒情的味道。昌武对绘画艺术怀有与生俱来的高度热情,他把攀登艺术高峰当作自己的梦想和追求。在当今价值取向众多的艺术世界中,他不复杂,不荒诞,不浮躁,不狂傲,而是保持着一种平和沉静的状态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路。他不怕画别人眼中的小题材,不怕和所谓的主流艺术分道扬镳,他只怕画不出自己心中的所想,画不出他那个单纯、朴实、真诚、浪漫和轻松的世界。他尊重生活,崇尚自然。面对着浅浅阅历中偶尔会有的鼓励或贬斥,他总是淡淡一笑,依旧悠然一心,执着一念,画得忠诚真实而又轻松洒脱,他的画作《印象-街景》《有莲蓬的静物》等等无不展露着他恬淡的人生态度和充盈的生活状态。小时候学过一篇课文,是许地山的《落花生》,还记得他赞叹花生朴实无华却营养丰富。昌武就是一颗终将成熟的花生,他的不懈努力会使他日臻饱满,厚积薄发。  
在艺术的道路上,昌武已经拥有了良好的开端,展望前程却也充满着太多的不确定。祝愿年轻的昌武在持续的艺术实践中得到不断的提升,找到自己真正的艺术理想和归宿。(王健)
 
评罗奇
 
    罗奇对于现代化的弊端有深刻的认识,但他没有走向不妥协的硬批判,而是走向更细腻的软感觉。与批判理论和前卫艺术不同,罗奇迷恋于绘画本身,迷恋于绘画语言的广度和密度。他希望通过展示细腻和柔软的感觉,来弥补现代化的不足。他把自己的艺术主张称之为绿现代,希望藉此来探索另一种现代化的可能,一种能够避免各种冲突和困局的现代化。绿色不是现代化的颜色,因此绿现代本身就是一种矛盾的措辞,具有明显的乌托邦性质。通过绕道感觉触及现实,与对现实的直接批评和颂扬全然不同。在罗奇的笔下,经过感觉浸润或过滤之后的现实,呈现出具有明显个人风格的感性特质或气氛。正是在这种意义上,罗奇的作品如同穿越年代久远的陈酿或者透过岩层密布的甘泉,尽管与现实有关,却全无现实的火气和焦躁。罗奇在现实之中构造了一个纯感觉世界。这个感觉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关系是曲折的,隐喻的。
罗奇所塑造的感觉世界带有明显的浪漫特征。当然,罗奇的浪漫与传统的浪漫主义的宏大叙事不同。罗奇的浪漫是发生在不再有浪漫的时代的浪漫,也许我们可以称之为后浪漫。阿多诺曾经指出,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在不再有浪漫的时代浪漫,是冷酷的。罗奇给了我们一个冷峻的浪漫。就像在绿现代中,我们看到的是对现代的超越而不是批判一样,在后浪漫中我们看到的是对浪漫的超越而不是批判。绿现代在超越现代之后仍然具有现代气息,后浪漫在超越浪漫之后仍然是一种浪漫。这就是罗奇作品耐人寻味的地方。(彭锋)
 
 
上一条:
飞翔的鱼”  [2014-3-18]
下一条:
清溪余韵----余键画展  [2014-12-1]